来自 心境 2019-08-29 07:06 的文章

玛蒂尔德不是英雄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玛蒂尔德是一个“漂亮动人的女子”,因为“没有陪嫁的资产”,也“没有任何一个方法使得一个既有钱又有地位的人认识她,了解她,爱她,娶她”,后来只能“将就”着“和教育部一个小科员结了婚”由于不满而生出了对改变的渴求。

  短暂的虚荣,被视为昂贵的项链,一生的背负。这无疑是以玛蒂尔德为代表的小资产阶级最大的悲哀。然而,当玛蒂尔德而对着决定她后半生命运的重大人生变故时不难发现:这位天真纯洁,曾整日幻想的小女人,其实有着坚强的灵魂和惊人的勇气。

  丢失项链之后,玛蒂尔德在沉重的打击而前,没有犹豫,而是迅速地回到了现实,毅然地做出了令人惊讶的决定:“要偿还这笔可怕的债务。”贫穷生活的磨炼,不仅仅改变她的容貌,更重要的是改变了她的精神。

  艰辛的劳动、生活,把她的不切实际的幻想,从云端拉回切切实实的地而,现在出现的是一个新生的玛蒂尔德。虽然玛蒂尔德是不幸的,她的不幸在于她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白白的增加烦恼,同时她又是幸运的,残酷的现实让她清醒。

  但作者的目的并不是肯定或否定哪一个玛蒂尔德,而是借此强化了连人物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命运的戏剧性。这一转折是极其突然的,给毫无思想准备的玛蒂尔德和读者当头一棒—玛蒂尔德为之付出十年艰辛劳动的项链竟然是假的。

  这正是莫泊桑精心运用小说技巧所追求的震撼力:戏剧性地揭示出人在命运面前是无能为力的,这也是莫泊桑悲观主义思想的集中体现。

  人是脆弱地,被动地,总是受命运是控制。一点极小的事就可以使人由无变有,又由有变无,人的一切理想、追求、憧憬和虚妄最终不过是复归于无——虚空,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。

  《项链》在剪裁上极为精当,恰到好处。凡是过去的事情,时间过程长的事情和需要比较全面介绍的地方,等等,作者都采用虚写的手法,概括地加以描述,或是几笔带过,或是补叙与作品内容相关的背景材料,如玛蒂尔德夫妇的身世,为了还债而度过的十年困苦的日子,等等。

  而近期发生的事情,或正在发生的事情,就用实写的手法,加以重点刻画和描写,生动而形象地揭示出人物的性格特征、心理变化,如写项链丢失后,突出了玛蒂尔德夫妇像遇到灭顶灾难,那种惊恐万状、愁苦不堪的情景,通过这样的实写,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。这些都是那样精细、得体。

  《项链》是法国作家莫泊桑的短篇小说,故事情节并不复杂:教育部小职员路瓦栽的妻子玛蒂尔德爱慕虚荣,追求高雅乃至奢华的生活,但家境只能让她生活在梦幻中。丈夫为了让妻子开心,好不容易弄到教育部长夫妇家庭晚会的请柬。为了出席这个舞会,玛蒂尔德向朋友佛来思节夫人借了一挂钻石项链。晚会上,路瓦栽夫人得到了成功,“她比所有的女宾都漂亮、高雅、迷人”,然而,乐极生悲,她不小心将借来的钻石项链丢失了。为了偿还购买项链的借债,夫妻俩含辛茹苦地劳作了十年。玛蒂尔德变成一个粗壮耐劳的妇女,路遇佛来思节夫人时,多年老朋友竟认不出她了,玛蒂尔德讲出了十年不平常的经历,佛来思节夫人感动极了,却出人意料地告诉她,借给她的那挂项链是最多值五百法郎的假钻石项链。(全国中等专业学校语文教材编写组:《语文》第四册,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)

  这个故事向人展示了玛蒂尔德、路瓦栽和佛来思节夫人诚实守信的优良品质,张扬了人性之美。

  起初,玛蒂尔德确实迷恋上流社会,以为“她生来就是为过着高雅和奢华的生活”,她梦想着“宽敞的客厅”、“精美的晚餐”、“漂亮的服装”、“想望着得人欢心,被人艳羡,具有诱惑力而被人追求”。这既是商业社会由贫富差异造成的一部分人的心理特征,同时也是人性使然。过高雅的生活谁不梦想呢?那么,玛蒂尔德是如何处理同他人的经济关系的呢,她从来没有想要侵占他人的劳动成果来实现自己的梦想,相反,当厄运降临时,她毅然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,以自己的诚实劳动迎接命运的挑战。

  玛蒂尔德丢失借来的项链,尽管既无借据又无旁证,她却压根没想到过赖账,丈夫提出‘应该想法赔偿这件首饰了”,她没自半点犹豫。他们动用了仅有的一万八千法郎遗产,又借高利贷一万八千法郎,买,一挂儿乎完全相同的钻石项链如期归还给佛来思节夫人。

  在信用与破产危险之间,玛蒂尔德选择了信用,没有以假充真,也没有以次充好。信用是做人之本。孔子说过:“言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”玛蒂尔德视恪守信用高于一切,这不正是体现了人性之美吗?

  玛蒂尔德挑战厄运的勇气可敬可佳。面对厄运,玛带尔德至少有两条路可供挑选:一是凭着她“美丽动人”的“惟一资格”,出卖灵肉,换来大把大把的金钱;二是踏实劳动还清债务。玛蒂尔德没有出卖人格与尊严,选择了勤劳还债的道路。“她一下子显出了英雄气概”,“辞退了女仆,迁移了住所,租赁了一个小阁楼住下”。她做饭、洗衣、打扫厨房,包揽了家里一切粗笨括儿,“她穿得像一个穷苦的女人,胳膊上挎着篮子,到水果店里,杂货店里,肉铺里,争价钱,受嘲骂,一个铜子一个铜子地节省她那艰难的饯”。

  玛蒂尔德不是英雄,她所做的,正是千千万万劳动妇女每天都在做的;玛蒂尔德是英雄,因为她告别了梦幻世界,成了生活的创造者。玛蒂尔德的转变昭示我们,信用高于享乐,信用重于苦难。

  写到这里,电许有人会问,玛蒂尔德付出十年辛苦,她得到了什么,值不值?作者电想到了这一点,他情不自禁地发出感叹:“要是那时候没有丢掉那挂项链,她现在是怎么样一个境况呢?”“人生是多么奇怪,多么变幻无常啊,极细小的一件事可以败坏你,也可以成全你!”故事本身不难找出答案。

  假如玛蒂尔德没有丢失那挂项链,那么她仍旧生活在梦幻中,“不断地感到痛苦”,“住宅的寒伧,墙壁黯淡,家具的破旧,衣料的粗陋,都使她苦恼”,连“有钱的女朋友”“也不想看望”“因为看望回来就会感到十分痛苦”。“由于伤心、悔恨、失望、困苦,她常常整天地哭好几天。”没有欢乐与微笑,她的青春将在伤心的泪水中失掉光彩。事实并非如此,玛蒂尔德享受着劳动的欢乐,“她胡乱地挽着头发,歪斜地系着裙子,露着一双通红的手,高声大气地说话,用大桶的水刷洗地板。”她虽然变成了粗壮妇女,却能迎着依然年轻美丽的佛来思节夫人,“走上前去”,告诉她丢失项链的真相,说:“事情到底了结了,我倒很高兴了”,并且“带着天真的得意的神情笑了”。十年辛苦,玛蒂尔德变得自信、高兴和得意.她的青春在劳动中绽放异彩。

  丢失项链是败坏了她还是成全了她?假如玛蒂尔德赖账,拒不归还项链,朋友反目,自己变成了没人信任的人;假如玛蒂尔德从此出卖灵肉,变成没有尊严的女人,家庭破裂,世人鄙视,那么,丢失项链就是败坏了她。

  然而,玛蒂尔德在十年辛劳中获得了新生──由以泪洗面的弱者转变为粗壮耐劳的强者,赢得了丈夫的真爱和朋友的尊重,难道这还不够吗?难道这不是成全了她吗?

  丢失项链这件小事能成全玛蒂尔德而不是败坏她,为什么?原因就在玛蒂尔德内心挥之不去的真诚与善良。有了真诚和善良这个做人的“定盘星”,面对厄运才不会迷失方向,走上邪路。

  故事还向人描述了路瓦栽珍爱妻子、勇于承担生活重担的高尚品质。玛蒂尔德苦于没有像样的衣服出席舞会,路瓦栽将积攒多时、准备用于购买一杆猎枪去打云雀的四百法郎拿出来;妻子不慎丢失了贵重的钻石项链,路瓦栽一句埋怨、责备的话也没说,而是连夜四处寻找,“凡有一线希望的地方,他都去过了”;为了归还项链,路瓦栽不仅全数动用了遗产,而且到处借债,不顾“未来的苦恼,将要压在身上的残酷的贫困,肉体的苦楚,精神的折磨”;为了还债“他一到晚上就给商人誊写账目,常常到深夜还在抄写五个铜子一页的书稿”,“这样的生活继续了十年”。路瓦栽对妻子的理解与宽容、承担重压的勇气,足以证明他是一位好丈夫,这是《项链》向我们展示的又一人性美。

  佛来思节夫人也是善良的。她是玛蒂尔德的同学、老朋友,是一位贵妇人。但是她并没有歧视贫穷的玛蒂尔德。玛蒂尔德向她借首饰,她二话没说,任其挑选,连借条也没索要;玛蒂尔德归还项链,她“没有打开盒子”检查,表明了她对朋友的信任;她得知玛蒂尔德为归还项链,变成“显得老了的”妇人时,她“感动极了,抓住她的双手说:‘我那一挂是假的,至多值五百法郎!’”十年都过去了,谁也没有怀疑那挂项链的真假,佛来思节夫人完全可以隐瞒真相,心安理得,以假取真。然而她没有。小说最后一笔意味深长,它集中体现了玛蒂尔德、路瓦栽和佛来思节夫人三人的真诚与善良,集中体现了人性之美。

  《项链》向人展示的诚实守信、勤劳俭朴、宽容大度等人性之美,是市场经济所需要的人格特征。重新评价《项链》,认识它揭示的人性美,对于重建信用是很有益处的。[8]

  关于《项链》的主题,历来争论较多。或说表现了资本主义社会普遍存在的虚荣心;或说表现了人性的复归;或说体现了女主人对尊严的追求等等。这些都有一定的道理。对我们也有很多的启示。仔细想想,我认为作者似乎在演绎由浮躁到真实的人生历程,带有很普遍的认识规律和教育意义。

  人生因追求而美丽,社会因追求而进步。但从玛蒂尔德的七个梦想看,很明显的局限在于理想的浅薄。那就是局限于物质的享受上,而那却是一种永无止境的欲望。也正因此她失去了人生的乐趣,整天被困于抱怨和无休止的梦想中;而其实现梦想的途径更显幼稚,企图凭借美貌、姿色、迷人的丰韵,以此让人艳羡,让人追求,从而步入上流社会。值得庆幸的是,玛蒂尔德还仅仅停留在一种获得他人艳羡的层面,在舞会上她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,并没有做出其他的出人想象的行为。但是,不难设想,假如这一欲望过度膨胀,难免会走入堕落的深渊,尤其在不知不觉的时候。那时她将因此而失去做人的尊严,仰人鼻息。随着春色的凋零,红颜的衰退,世界又将多一位深宫怨妇、迟暮美人了。是啊,姿色实在是靠不住的资本哪。这无疑让我们想到大多数年轻人普遍存在的人生浮躁。我们之所以称其浮躁,恰在于其人生阅历的浅薄、生活认识的浅薄。他们常常把人生的追求定位于金钱、地位、权势,把实现的眼光盯在偶然或者侥幸的机遇、尊严的散失、心灵的扭曲上。由此玛蒂尔德的形象因此而具有了普遍的意义和象征的色彩。这启示我们人生应该追求什么?怎么实现人生的追求?可以说追求的品位不同,人生便有了不同的境界。你能守望精神的麦田吗?

  一个偶然也可以说是必然的事件,让女主人回到现实之中。这个现实是残酷的:它要你为之付出辛勤的劳动;要你牺牲美丽的容颜;要你心力交瘁。但是,它也给你丰厚的回报:女主人的生活因此而充实;她与丈夫和衷共济,享受着相濡以沫的甜蜜;面对昔日的女友再也没有往日的自卑和胆怯,而能一脸的坦然,带着天真和得意的神情,能心态平和,她懂得了尊严的真谛。总之,她物质虽不富有,但心灵却获得了真实。

  莫泊桑无疑在用一个显得残酷的教训告诉我们一个事实:由浮躁到真实的故事。只是这个代价太大了,用了十年的汗水和艰辛。我们,千千万万的朋友又何尝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呢?让我们反过来想一想:如果早一点抛弃浮躁,早一点脚踏实地、务实求真、从小做起、从身边做起,那我们将获得早一点、多一点的幸福。这也许正是作者默默的告诫、深深的祝福吧。即使在沉痛的教训面前,作者也忍不住调皮的开一个玩笑,一切都是假的,而教训却是真的。

  失败虽说是成功之母,但不能否认,在失败面前,有多少人因此而一蹶不振、锐气俱消甚至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愿人们还是以此为鉴,让悲剧发生在虚构的故事中吧,愿人们还是在成功的鼓舞下愈战愈勇、愈快愈乐吧。用辛弃疾《丑奴儿》结束本文,古今中外人生感受竟然有如此的雷同。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/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/而今识却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